深圳男子上班拍死虫子没了左眼,妈妈痛哭
 深圳男子上班拍死虫子没了左眼,妈妈痛哭

日期:09-16 点击:134 好评:2

简平生 深圳男子上班拍死虫子没了左眼,妈妈痛哭 人们常说的“飞来横祸”,吴先生一直理解为从高空飞下来的花盘、招牌之类,没想到,原来还可以是一只“凶猛”的虫子! 36岁的吴先生在深圳宝安的福永做保安。9月8日早上,他正在上班,巡逻期间,突然有个小虫...

【一缕青烟……】
 【一缕青烟……】

日期:09-16 点击:66 好评:0

作者——剪剪花 初春的北方依然带着寒意,田里返青的麦苗在风中摇摆,艰难地抗衡着夹带寒意的北风,一望无际的麦田里不时有一座座隆起的坟堆映入眼帘,年代久远的坟上小草开始苏醒,换上了绿装。一座新坟盖上了黄土,坆边放着亲人的花圈,北风把纸花刮得哗哗...

你能看到“一无所有”吗?
 你能看到“一无所有”吗?

日期:09-15 点击:80 好评:1

看见绝对乌有的东西可能吗? 这个问题曾有人探究过。在20世纪20年代,一位叫沃尔夫冈·梅泽的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想证明,如果你的眼睛没有任何东西可看的话,是否会停止工作。 梅泽让志愿者待在那些精心照明以至于没有阴影和明暗变化的房间里,四面的墙洁...

人人都可能犯的错
 人人都可能犯的错

日期:09-15 点击:75 好评:0

我先来考一考你,看看你会不会犯这个错误。 深夜一点钟,有个小伙子在五楼的落水管上抱着喊救命。有人说他是小偷,而这个人说他是住在七楼上的,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支支吾吾不肯说,而这幢楼上的人谁都没见过他,大家都说他是小偷。如果你在场,依你的判...

黄泉花开
 黄泉花开

日期:09-15 点击:45 好评:0

春寒萧条,冷风瑟瑟。 青山脚下,梅花林中,有一汪清泉流向瑶池,里面荷叶朵朵。 我便是王母娘娘的瑶池里唯一一朵莲花,经过长期吸收日月精华。忽有一天灵智所开,按理说莲花都是开在夏日,我却经历了无数个春秋。从没有凋谢过。 我对瑶池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

电灯的哀叹
 电灯的哀叹

日期:09-15 点击:27 好评:0

深夜,机房里的电灯对发电机转子说:“你长得个头高,身体圆,本应受到人们的尊敬,但你却成天躺在那黑洞洞的定子里,并以每分钟三千转的速度日夜运行,出大力流大汗,却没人看见,你确实很不幸!”电灯说到这儿一停,接着又说,“老弟,你再看太阳——它永恒...

芥末面
 芥末面

日期:09-10 点击:69 好评:0

那个夏天分外酷热,连空气里都透着一股发烫的滋味。 街角的那家老馆子仍是一地的油污,晒过后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杂味,就是出租车司机都骂着的一家,但是每天都是济济一堂。 他们应该也算是这家的常客了,那时候都没有钱,对他们来说,这一碗芥末面,吃进去香,...

娶了35岁的大龄剩女,结婚后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剩下
 娶了35岁的大龄剩女,结婚后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剩下

日期:09-08 点击:247 好评:0

娶了35岁的大龄剩女,结婚后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剩下 在一个热浪涌现的晚上,与朋友一起喝喝冰冻啤酒,随着兴致,他讲起了他的故事,让我心有感而发,与大家分享下: 一次偶然的同学聚会,我的朋友遇到了他的妻子。她是硕士学位,公务员,年纪稍大一点,35...

月夜童话里的主角
 月夜童话里的主角

日期:08-31 点击:117 好评:0

- 银光月夜很美,银辉轻金属般光光亮亮,或圆或缺的月亮撒下淡淡的光芒,分外清澈。 银光的月夜,是诗和灵的宠儿。夜晚的月光是一脉诗情,那片淡淡的银辉,潋滟的水波似地,朦胧的雾色似的,宁静而又温柔,打从晶蓝的夜空落下来,整个银光就迷茫在柔柔的银光...

扶起一醉鬼,搭上一万金
 扶起一醉鬼,搭上一万金

日期:08-23 点击:136 好评:1

老杨早就退休了,但老杨受党教育多年,热心肠没变。 这一天下午,老杨去单位交党费,快到单位时,见路边绿化带旁趴着一个人,这个时间正是喝黏糊酒刚散,人们陆陆续续上班的时候,趴着的这个人一定是喝多了,睡在了路上,路过的人一个接一个,但谁也装作没看...

伤感日志:伤感日志主要指对生活、学习、爱情等的伤感体验,并用以日记或日志的方式记录,发表在我站此栏目。伤感日志尤其以爱情见长,以短文学居多。当你失落的时候,唯有文字才能表达释放心中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