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与“车辚辚、马萧萧”无关的午后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原创文章 >

与“车辚辚、马萧萧”无关的午后

2018-02-13 22:03:07 作者:去赶海 来源:彩票开售 阅读:载入中…

  午后,走上二楼的平台,但闻喜鹊的渣渣声,不想马上抬头循声而望,只是低头微闭双眼,倾听午后的佳音。喜鹊离开我很近,声音仿佛顺着喙儿啄着我的胸腔,在心头回荡起立体感十足的韵律。

  喜鹊的鸣叫变得婉转起来,旁边一些不知名的鸟类也“啾啾”应和着,声音很小,如同一把把纤细的刷子,挠得人直痒痒。微风、鸟啭、阳光,这些元素组合成天然的补品,滋内心,荡涤着心怀。偶尔一两下母鸡下蛋的“咯咯”声,伴随着山羊那“咩咩”之音,让这个年前的午后增添了不少生趣。狗儿也吠叫了起来,这时喜鹊又发出比金属更有质感的鸣叫声,仿佛在嗔怪着:“知道了,新年是狗年!”狗儿的叫声更加热烈,分明是在欢迎崭新的一年如期而至

与“车辚辚、马萧萧”无关的午后

  屋旁的杨树枝条飘拂着,年前还似一根根麻绳,飘舞在凛冽的寒风中,现在枝条已经翻出一捧捧鹅黄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诗情将演绎成嫩绿的画意。

  后面街坊家的门上粘贴上了“福”字,门的质地是原始的实木,金属把手经过无数次的抚摸,已经亮得把阳光满满地反射开来。我的眼睛被照得刺刺的,耳边却传来一小阵马蜂声音,耳际“嗡嗡”,脑中也“嗡嗡”,就怕这次的邂逅变成亲密接触。索性蜂儿不屑与我暧昧不一会儿便飞远了。这次不经意遇见,不料成了永远的不见,我悄悄地祝愿:小家伙,甭管“与谁辛苦与谁甜”,春天花儿浪漫时候,你的世界便会绚烂极致

  “车辚辚,马萧萧,泼妇骂街叉着腰。”外来务工人员部分都已回老家了,这会儿一对小夫妻便是这条路上的演员男子慢腾腾地开着电动三轮车,妇女在一旁边走边怨着什么,骂得狗血淋头,男子弱弱地问:“你能不能不发脾气?”女主的戏份够有味:“我就喜欢,咋样?”他们走远了,我还不愿看道路这个舞台,我抬头仰望万里晴空,想着:人类经过多少白天和黑夜,经过多少自然灾害、多少战争、多少挣扎奋斗,多少回顾与憧憬,才发展到今天,有缘在一起不容易,这样骂骂咧咧有意思吗?如果妇女听到我的话,可以回答:“家事,你管得着?”如果男子听到我的话,跪着榴莲还不忘回答:“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

  不园囿于这一命题了,喜鹊、母鸡、山羊、狗的叫声依旧不紧不慢地协奏着,我莞尔一笑,原来这真是与“车辚辚、马萧萧”无关的午后呀!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