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他掰.开我的腿,把那东西塞.了进.去...好涨......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彩票开售 >

他掰.开我的腿,把那东西塞.了进.去...好涨......

2017-10-03 19:00:39 来源:红袖书库 阅读:载入中…

他掰.开我的腿,把那东西塞.了进.去...好涨......

↑↑点击上方第一时间畅享更多好文~

被一片黑暗笼罩的屋子里,充满了氤氲暧昧的气氛。

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一片混乱的大床之上。

苏婷目光迷离的看着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强壮结实的胸膛,紧致的肌肉,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吸引着每一个成熟女人

特别是那胸膛上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舒适的温暖,还有淡淡的熟悉的味道,更加令她心神俱醉不能自拔

身体里面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欲望,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滚烫的头脑,已经逐渐失去理智

心里其实还有几分清明的意识,苏婷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沉沦。

虽然他有着“克妻”的名声,对女人冷漠无情,甚至不记得她这个人;可她爱他,爱的那样无可自拔,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能够躺在他身下,只怕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事情了,也就忽略了,男人眼里的冷漠疏离,甚至带着一丝淡淡的,厌恶。

“好热……啊……我…我要……”身体里面一股股的骚动涌出,她根本就无法克制,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着。

男人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刚正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了迷惑和不解。

“你要什么?”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缓缓的逸了出来。

为什么进来的会是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呢,她怎么没有来?

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不,应该还只能称为女孩子吧,看她的样子,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不算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美长相,可是她那清纯甜美的五官也足以令男人沉迷,身体发育的很好,少女的年纪却已经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采神韵了。

与她稚嫩的年龄不同的却是,白皙柔嫩的瓜子脸上微微的泛着红光,眼神迷离,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被人下药了。

而他自己呢,如果不是多年来军伍生涯锻炼出来的强硬的控制力,只怕此刻,他早已不顾形象的恶狼扑虎了。

即便是如此,也没有好太多,头脑片刻的清醒却无法抵挡住身体的渴望。

“我好热,我好想脱衣服。”刚刚说完,哗啦一声响,苏婷居然已经将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连衣裙撕扯下来了,露出了光裸的身体。

似乎觉得不妥,又赶紧用裙摆遮住自己的胸部,饶是这样,却也避免不了春光乍现。

男人的眸光深了几分,却犹自带着几分理智,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谁给你吃药的,谁让你进这间房的?”

可恶,约他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进来的却是这个小女生?还一脸狂乱的样子。

该死的,该死的女人,居然也对他下药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眼前的男人双眼深邃,眼眸黑的很纯正,像一口深潭一样,把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

苏婷的神智彻底迷乱了,男人在她眼中泛出了许多的倒影,不过在她彻底被打败之前,却呼唤出了心底最深处的一句话:“我爱你!”

“你爱我?”听见她的话,男人冷笑出声,“你爱我什么?你爱的,是凌家的首长夫人的身份地位吧?你这个贪慕虚荣的贱女人。”

说着,却伸手,在苏婷的胸部捏了一把,十分的用力,带着惩罚的意味。

这种身体接触,却引发了苏婷体内的骚动,“我……我好难受……”

苏婷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双手沿着自己的锁骨,慢慢的往下抚摸,身体却在胡乱的扭动着。

对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折磨了。

“不要乱动,这样会更难受。”趴在上方的男人立刻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小小年纪的苏婷就这样蜷缩着身体窝在男人怀里,可是这样的身体接触,反而更加令她觉得难受了。

“好哥哥,我——我好难受。”她的眼中已经泛着泪光,赤裸的身体在他胸前磨蹭着。

男人看着她的双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了,一下子将她重新压在身下,“想摆脱这种痛苦吗?”

所有的自制都已经消散,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当然不会顾及后果了,男人已经不去想这件事会隐藏什么阴谋了,只想依从自己内心的需要从事。

“嗯。”小小的脑袋用力的点了一下,身体里面的燥热急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强而有力的手臂已经紧紧地圈住了她,将她压向一堵强壮宽阔的胸膛,火热的唇紧紧封住她的。

“我……你……”话语在嘴里咕噜着,含糊不清,他却趁她张口之际,敏捷的舌头已窜进她的嘴里不断吸吮。

苏婷的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试图将他推开,却又舍不得这种舒适清凉的感觉。

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全身因为这个吻而全身发烫,所有的感官因陌生的触动而亢奋,臣服在炽热的烈焰中。

当她柔嫩的肌肤与他火热的身躯相依偎的时候,耳边传来男性浑厚低哑的嘶吼同时,一股撕裂的痛苦从大腿间窜来,她痛得想大叫,却被他的嘴封住,吞去所有声音……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苏婷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当时很疼很疼,身体下面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这种痛根本就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她觉得自己就要无法忍受了,疼痛感已经超越了她的极限。

虽然到后来在药物驱使和男人不怎么高明的技巧摆弄之下,也领略了所谓的快感,对于苏婷而言,这一晚上的记忆,却不算甜蜜

浑浑噩噩的,只是因为疼痛和身体的太过于疲倦,才会陷入昏睡状态。

天边亮起第一道曙光的时候,苏婷就已经习惯性的清醒过来,多年来自立自足自力更生养成的好生活习惯,早起的鸟儿捉虫多,她总是将自己收拾停当悠闲的吃完早餐才会去上班的。

今天醒来的感觉却不一样,浑身疲软无力,就好像,是反过来被人吃了一般。

今天早上醒来的感觉,却跟平时不一样。

就好像,就被人吃过了又吐出来重新组合过,苏婷浑身酸软无力,特别是下半身,有阵阵刺痛感传来。

她吃惊的低头看,自己居然浑身赤裸,没有穿衣服?

然后,昨夜的记忆,潮水般的涌入脑海,都是一副副让她觉得羞耻的画面。

她怎么会和男人——而且是无耻的主动勾引男人——最最重要的是,躺在她床上的那个男人——那个她化成灰也认得的男人。

不就是最近频频莅临苏家,要挑选一个老婆带回去的那位首长大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环顾四周,苏婷不由的尖叫出声:“啊——”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房间。

宽敞明亮的大房间,各种高档家具,屋内整洁高雅的布置,特别是那迎风的阳台上飘动着的,意大利米兰风格的布艺窗帘。

在整个苏家,除了大小姐苏若漪,谁能有这样的殊荣?就连苏家少爷的房间也只是舒适得体罢了,苏元祥一向是将大女儿悉心栽培的。

而她苏婷,所能拥有的只是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黑屋。

慢着,这些都与她无关,现在应该重点关心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姐的房间里,而且与这个理论上是大姐未婚夫的男人一同躺在床上?

这个男人,应该是长期锻炼的结果,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结实有力,却没有夸张的过分的胸肌。

即便是经过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他那乌亮清爽的黑发也都一丝不苟乖乖的呆在脑后,正如同他的性格,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

苏若漪说这样的男人古板无趣,却不知,恰恰就对了苏婷的胃口。

视线往下移,苏婷所看到的,却是黝黑地油光发亮的肌肤上让人惨不忍睹的红痕,那明显像是被人抓过的痕迹,还有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昨夜的状况该有多么的惨烈啊。

虽然在这之前她还只是一个黄花闺女,拜发达的网络资讯所赐,却是没有不了解的东西,只是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记得昨天晚上,是大姐叫她回家有要事相商,进屋之后,喝了一杯管家倒的热茶,就被请到楼上大姐的房间里了。

苏若漪却不在房里,然后,看见了这个男人……紧跟着,自己的身体——看来,是那杯热茶出了问题。

苏婷想不通的却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人指使,管家没有这样的胆子。

苏若漪?那可是她的亲姐姐,而这个男人将会是苏若漪的未婚夫,闻名遐迩的军区首长,嫁给他,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将自己和这个男人送做堆,对她有什么好处?苏婷不相信大姐会有这样的好心眼,让自己嫁入豪门一步登天

可如果不是她,又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苏婷的秀眉紧蹙,保留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没有了,可对象是这个男人,她并不后悔

愉快的只是,被人设计的感觉,还有,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特殊的情况让人失去了该有的警觉,苏婷没想到的是,在她陷入思考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的男人早已睁开了双眸。

快速地将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如果不留神细看,很难看出他眼里的厌恶和不耐烦。凌潇然名声在外,一向是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

板着一张俊颜,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苏婷很想笑,其实更多的,却是想哭。

凌哥哥,你都忘了是不,你居然问我是谁?(亲情日志大全 www.wenzhangba.com)

要说这只是让苏婷心痛,接下来,凌潇然的话语,则是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你费尽心机的和我上床,有什么目的?”

苏婷瞠目结舌,“你说什么?”

凌潇然却误解了她的反应,以为苏婷是因为当场被拆穿了,觉得难堪。

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昨晚的情况是一个意外,足可说明那药物的分量和功效。一个小女孩居然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真是不简单啊。

此刻,将所有的情况在脑海里自行演练一遍,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知道昨晚苏若漪约了我,将她支开,然后偷偷的溜进这个房间,对我下药。该死的女人,你和苏家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待苏婷回答,很快凌潇然就有了答案。

因为他的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不,是被用力撞开的。

紧跟着涌进了一大群人,看到他们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自然会表现出异常的亢奋状态了,或生气或怒骂,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场面就有点不受控制了。

年轻女人的尖叫、妇人的厉声怒骂,还有,苏家的家长一脸的阴霾,至始至终,苏婷却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好像在看一场戏。

她的父亲,苏家老爷气急败坏怒其不争的说:“苏婷,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的继母,苏家夫人声色俱厉的指责道:“苏婷,你跟你妈一样,贱女人,只会勾引男人。”

而事件的另外一个女主角苏若漪,脸上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那个笑容很淡,却被一直留心观察的苏婷看到了。

苏婷也笑了,笑容却是讥讽的,在这个家里,那对母女对她的厌恶,一向是不留情面的表现在脸上的。

她开始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前也曾略有听闻,苏若漪对于这场婚事的不满意,只是没想到大姐居然会做到这种程度。

让苏婷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拒婚,大姐居然会想出这样的计谋。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凌潇然会怎么想呢?他一个堂堂的军区首长,会甘于被人设计吗?

苏婷小心的睨了凌潇然一眼。

没想到,她的笑容,落在凌潇然眼里,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凌潇然轻揉了一下有点发疼的眉心,有一只老母鸡在他耳边唧唧喳喳的叫骂着,很快他就推断出事情真相了。

和他上床的这个女人叫做苏婷,名义上是苏家的三小姐,却不是苏夫人的亲生女儿,和苏夫人大姐苏若漪感情都不算亲厚。

从小到大,不论什么东西,她都喜欢和姐姐抢。

不经意的,视线瞥到了床单上的猩红血迹,本来心里是有一些愧疚的,无论怎样,是他夺去了一个女孩儿的清白。

却在看见苏婷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时,隐约的愧疚消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

本来要他娶苏若漪是家里人的意思,他本人对苏若漪也算略有好感,婚事水到渠成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新娘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怕是新娘要换人了。

只是苏婷,我最讨厌被人设计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变成凌夫人,就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

好,嫁就嫁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目前的境况实在有点窘迫,一屋子人都聚在里头,床上的男女可都是还没穿衣服的。

于是,苏家老爷率领夫人女儿先出去了,只对床上的男人说了一句:“我在书房等你。”

对于苏婷,却是没有再多加理会的。

凌潇然非常坦然的赤身裸体下床,拿了衣服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临去,却给了苏婷一个轻蔑的笑容,“放心,我会如你所愿的。”

苏婷却感到头皮发麻,她有预感,这件事情会让她的人生境况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苏小姐,首长请您初步确定一下婚礼的日期,以方便两家人做好准备工作。”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苏婷正在公司里加班。

最近有一个大案子,是跟大财团褚氏的合作项目,如果能够争取到的话,这个季度,不,今年的奖金任务都可以超额完成了。

自然地,老板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作为销售经理的苏婷更加的上心,这份工作,不仅让她可以摆脱苏家的掌控,更重要的,也增加了一份做人自信心

已经连续忙碌了七十二个小时没合眼,她的脑神经已经紧绷到极致,突然听到这死板的平静无波的声音,苏婷的心脏居然不规则的跳动了好几下。

这样清冷的声调,却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让苏婷一下子猛然清醒过来了。

因为,她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不愧是他培养出来的警卫员,说话的声调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天他们被当场捉奸以后,苏元祥把凌潇然请进书房谈了整整半个小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当然了,以苏家现时的境况,首长大人的身份地位,苏元祥只怕态度是十分尊敬的。

等凌潇然走了以后,苏家大家长宣布事件发展结果是:苏凌两家婚约照旧,不过,要履行婚约的新娘子,却换成了三小姐苏婷。

其实不意外的,苏婷知道,目前苏家的情况很不好,急需与凌家的联姻,来支持壮大自己的家族企业。

卖女求荣说得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反正都是他苏家的女儿,新娘换一个人对苏元祥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看凌潇然临走之前的那个态度,他为什么会答应呢?为了负责?

不管如何,苏婷心里居然有一丝的窃喜,终于可以彻底的摆脱苏家了,而且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

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外面的人都叫苏婷三小姐,但是这个圈子没有秘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苏婷不是苏夫人的女儿。

苏元祥和苏夫人当年也是门当户对的企业联姻,具体多少感情,只有当事人知晓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苏元祥有一个要好的青梅竹马,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两个人的联系也没有断。

甚至在苏夫人为他生下一女一子之后,外面的红旗又衍生出色彩鲜艳的小旗,那个女人居然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孩子是没有过错的,为了显示自己的雍容大方,苏夫人才接纳了这个不是自己女儿的女孩子。

可是这么多年来,在苏家的处境却是很不好的,苏婷很小就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

上了大学以后,更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勤工俭学搬出了苏家,没想到苏若漪的一个电话,让她的人生有了这样的转变。

失去了那层膜,有了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夫,且,马上,就要嫁人了。

苏婷摇头苦笑,电脑屏幕上,白色的背景黑色的宋体字,清晰单调,把她熬夜过度的眼睛,晃得更加干涩昏花。

“苏小姐,你笑什么,难道你对首长的命令另有高见?”

警卫员的声音再度传入苏婷的耳膜,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将心里所想付诸行动了,赶紧摇头,并且紧跟着用文字说明:“没,首长的安排很好,首长的命令我一定服从。”

是的,服从,对于这桩婚事而言,苏婷只需要服从首长的命令就够了。

从那天之后,凌潇然没有再在苏家露面,苏元祥得到了凌家的资金保证,婚事他不过问,苏夫人更加不会多管闲事。

凌家长辈也没出面,无论大事小事,凌潇然一个人安排;而他,基本上也只是派遣警卫员和苏婷联系。

虽然每次警卫员都会打电话咨询一下苏婷的意见,却也只是走一个过场,哪个人敢不服从首长大人的命令?

从那天之后,苏婷也没再见过凌潇然,有时候不禁会好笑的想,会不会到结婚那天,新郎官也会忙的没时间出席让警卫员代办?

“既然这样的话,婚礼定在9月30号吧。首长说国庆的时候太多人结婚了,他不想赶那个热闹。”

然后又零零总总的吩咐了一堆琐事,那个叫做张强的小伙子最后重点强调着:“有一点,首长大人希望苏小姐一定要遵从。”

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苏婷认真聆听。

“首长说,凌家的女人,最好不要抛头露面,结婚以后希望苏小姐可以辞职专心在家做太太。”

嘴里应和了一声,挂断电话之后,苏婷心里想的却是其它。

9月30号,离现在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忙得过来吗?就算凌家有钱,许多细节都可以请人去做,也总有需要新郎官新娘子亲自出面的地方。

所以越发显得,手里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了,只要将这个案子谈好,老大没有不给她婚假的道理。

是的,苏婷只打算请婚假,并不会辞职的。

她深深的明白,经济独立自主对于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她只是要嫁给凌潇然,又不是为了父亲卖身进凌家。

没有时间分神发呆,挂断电话之后,苏婷又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当中去了。

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客户资料,想从中寻找突破点,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是褚氏的太子爷,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褚皓轩。

他的为人处事十分低调,外界人士所知道的消息并不多。苏婷用尽了各种方法,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寻找突破口。

确实理不出头绪了,努力的撑开酸疼的眼皮,将明天要用的开会资料准备齐全之后,苏婷准备回家。

这也是近来她第一次在十二点之前离开公司,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最近过多的熬夜吃快餐导致。

苏婷准备犒劳自己一下,到附近通宵营业的美食城喝一点炖汤,还没走进去,却意外地在美食城楼外拐角处阴影里看到了熟人。

看见那对男女的脸庞时,苏婷觉得意外,以他们二人的处事风格身份地位有必要做出这样的举动吗?

准确来说,苏婷看见的熟人是两个,她的姐姐苏若漪和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凌潇然。

说来好笑,不久之前,凌潇然其实还是苏若漪名义上的未婚夫呢。

深更半夜的这两个人躲在这里像偷情男女一般,一向面无表情的高大英俊的男子眼里隐隐藏着怒火,而那位温婉美丽的苏大小姐却是脸上挂着泪珠,我见犹怜的。

这,又唱得是哪出戏?

距离不算远,可是因为有人专心的说着话,并没有留意到苏婷的靠近。自然地,他们的窃窃私语也就传入了她的耳膜:

“潇——潇然,为什么会这样呢?”美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颤抖。

“你,你真的要跟三妹结婚?”

“好吧,我祝福你们。虽然——毕竟她是我的亲妹妹,你要对她好一点。”

都是美女的独角戏,那位首长大人真是名符其实的面瘫男,对着如此梨花带泪的天仙美人脸上却连怜惜之情都没有多表露几分。

苏若漪不止是千金大小姐,更是绝世美女一枚,从小到大,追她的人差点将苏家的门槛踏破了。

这次凌家上门求亲,本来苏夫人还不是很乐意将宝贝女儿嫁过去的,凌潇然虽然是赫赫有名的军区首长,可他有“克妻”的名声在外。

后来苏元祥给夫人做了一番思想工作,才勉强同意的,订婚前夕,却发生了意外。

从那天之后,苏婷不止没有见过凌潇然,也没再回苏家一趟。

事已至此,又何必再去听那些人的奚落嘲笑侮辱谩骂?就在当天,她已经隐约听到苏家下人在嘲笑,说她使了计策,想要飞上枝头。

同样是苏家的女儿,当初准备用来联姻的是苏若漪,就叫天作之合;轮到她苏婷的时候,就变成了飞上枝头。

同人不同命,这话就是对她二十多年来悲剧人生最好的写照了。

那边的男女动静稍停,感觉到,苏若漪好像往这边瞄了一眼。赶紧的,将身子往一边的角落里移动了一点。

苏婷在心里打算着,无论如何,要抽时间和大姐好好聊聊,是代嫁替嫁还是?到底算怎么回事?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谈话的好时机,要是让大姐知道自己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那个冷傲的美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再度抬头看过去的时候,苏若漪已经不见踪影,却只见,面瘫男往前走了几步,冷然说道:“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干什么?苏婷,你给我出来。”——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来源:彩票开售网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