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关于梅·萨藤的名句摘抄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彩票开售 > 经典语录 >

关于梅·萨藤的名句摘抄

2018-05-11 22:40:53 来源:彩票开售 阅读:载入中…

关于梅·萨藤的名句摘抄

  ●在我生病的时候,在我再没有力气哄它夜里上楼来的时候,我们亲密伙伴关系中有什么东西熄灭了。它也常常不能自理,所以它无法再睡在我的床上,当我翻身时发出快乐呻吟,然后整夜都安安静静。夜里我确信它身上没有虱子,可以紧紧地接触到它的身体。当它睡在楼梯脚的时候,我奇怪地感到被隔绝了,而它这样已经有几个月了。但无疑,它越来越严重残疾、如此明显衰老痛苦,也影响到了正在衰老的我。我把我们两个想成是一对年迈的老人——但现在我又好了起来,我不再是那个年迈的女人,不再是整个春夏都带着一条老狗的老女人。因此在某个方面,它的离开是从悲哀焦虑中的解脱。 ----梅·萨藤《过去的痛》

  ●我内心激烈不安,如果用的合适,会变成一种工作动力。但当它失去平衡时,便成了自我摧残。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寻思着如何使这种工作动力孤立出来,换言之,就是如何去掌握火候让汤不致溢出来。 ----梅·萨藤《独居日记

  ●把个人尊严和自足放在首位的人会尽己所能把痛苦关在门外。不要碰我。他们非常清楚,任何亲密的关系都包含有痛苦,都需要一种特殊意识,这是有代价的,于是他们试图让自己不受妨碍,尽可能地把痛苦拒之门外。 ----梅·萨藤《过去的痛》

  ●穿越痛苦的唯一途径经历它,吸收它,探索它,确切地理解它是什么以及它意味着什么,我想起了过去这一年我遭受过太多的精神创痛。将痛苦拒之门外就是丧失了成长机会,不是吗? ----梅·萨藤《过去的痛》

  ●我独身自处,大概不为什么,为的是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我本来可以利用,可从来也没有学会去利用。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阴雨天,或者贪杯太多都会影响我的情绪。我需要孤独同时又有一种恐惧突然进入一种巨大空虚寂寞中,如果找不到支撑,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 ----梅·萨藤《独居日记》

  ●要学会在轻淡无形,不给别人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去爱一个人。很好的爱一个人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甚至用一生的时间才能办到——保持足够距离拥有适宜的谦卑。 ----梅·萨藤《独居日记》

  ●我仍然不能相信塔玛斯已经永远地走了,今天早晨我哭醒了,但我不得不抑制住悲伤,否则我就会被压垮。我想这结局对塔玛斯是最好的——最近几个星期它似乎跛得可怕,不想散步,我们都知道时间就要到了,它不再能享受一条狗的美妙生活了。 ----梅·萨藤《过去的痛》

  ●我很感激那些所有醉心于妇女解放运动狂热家们;我们需要这些不寻常神奇人物把我们的怨恨和困窘公诸于众。就我肤浅地和妇女解放活动接触以来,这一年我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不少的新东西。以往僵持不下的内心冲突得到了缓解,同时我意外地发现我对男人竟是那样充满了敌意。我一直在拒绝语言,因为它是男人的发明。我诗歌中所表达声音尽管出自我本人,到了纸上却变得具有了阳性,这使我觉得我要摧毁那在我的生活中为D留有余地语调,那种以阳性为主的角色扮演。 ----梅·萨藤《独居日记》

  ●如果一个人确实选择了孤独,那一定有某种目的,而非仅仅是为了寻找自我;探索“个性”是这些日子的一个时髦概念,但有时至少显得像是纯粹的自我放任。一个人如何发现自己的个性?我的答案是通过工作和爱,两者都意味着给予而不是索取。都需要克制、自律以及一种无私,并且都是毕生的考验。 ----梅·萨藤《过去的痛》

  ●艺术一定要来自不安?几个月前我还在梦想愉快的工作,一本滋生于爱情硕果诗集。现在我又回到老路上了。也许这是一种健康标志,而不是病态表现,谁知道呢? ----梅·萨藤《独居日记》

  ●我过去一向忧虑过分,似乎对注定要失去的总不肯放手,这抓紧不放无疑是对爱的扼杀,这爱就像一只小猫不能抓得过紧,或是一朵花,握得太牢它就会萎谢。任它而去,任其自然,给它自由,也给自己以自由。 ----梅·萨藤《独居日记》

  ●我已经逐渐成了孤独生活的代表,这选择本身在对抗婚姻生育方面是有效的。也许在人的一生中确实有两个时刻,二十岁和六十岁之后, 孤独能带来创造。但对于两者来说,只有二十岁时孤独才是一种选择。并且这几乎仅仅是一个暂时的选择,因为生活在继续,有各种可能会改变生活的进程。如果一个人确实选择了孤独,那一定有某种目的,而非仅仅是为了寻找自我 ;探索“个性”是这些日子的一个时髦概念,但有时至少显得像是纯粹的自我放任。一个人如何发现自己的个性?我的答案是通过工作和爱, 两者都意味着给予而不是索取。都需要克制、自律以及一种无私,并且都是毕生的考验。 ----梅·萨藤《过去的痛》

  ●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阴雨天,或者贪杯太多都会影响我的情绪。我需要孤独,同时又有一种恐惧。我突然进入一种巨大的空虚寂寞中,心情变幻无常,早晨起来是天堂,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地狱。 ----梅·萨藤

  ●昨天纯粹是天堂……一个奶白色温和的日子,柔和蓝天不时出现阳光抚摸着老农场白色的墙板。我驱车向北帕森斯菲尔德驶去。刚经过阿尔弗雷德(Alfred)便看见农场半埋在雪中。在到达高坡时因为有雾我没有看见白山,往常总能一睹其壮丽的姿容,但无论如何这是一次美妙的旅行,最后我看见了“鹿跑农场”深红色的谷仓,在道路两侧五英尺的雪墙后面。 ----梅·萨藤《过去的痛》

  ●心情变幻无常,早晨起来后是天堂,一小时后就到了地狱。惟一保持生机的是强使自己遵循常规。 ----梅·萨藤《独居日记》

  ●一种气质天性永远存在黑暗面,但可以期望更好地理解它,宽容它,因为在能够原谅别人之前我们必须宽恕自己。如果一个人能够以宽恕之姿走出与自己的斗争,那么透出的光芒可能炫人眼目。那光还能够疗伤。 ----梅·萨藤《过去的痛》

  ●在我看来,仁慈总是容忍他人的信仰与不信仰。我们转变,如果我们会转变的话,是出于被某种不可抗拒的东西所诱惑,而不是出于对某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要求。 ----梅·萨藤《独居日记》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