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一个东北女孩的逐梦演艺圈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彩票开售 > 经典美文 >

一个东北女孩的逐梦演艺圈

2018-01-17 21:47:54 作者:崔四爷 赵普通 阅读:载入中…

一个东北女孩的逐梦演艺圈

  一次做模特的机会,开启了高中生张茜的明星梦。在那之后,她成为了相亲节目女嘉宾,大尺度写真模特,和不需要演技的演员2018是她逐梦演艺圈的第五年,她开始感到迷惘

  NO.

  281

  

  网剧拍摄地在北京东六环公路边的一扇铁门里,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进村车辆请登记”。没有路灯的院子里一片漆黑,再往里走,是一栋二层的废弃厂房。推开落满灰的木门,借着一盏昏暗的灯泡可以看到楼道里堆放着旧桌子和轮胎,空气中散发着发霉的气味。

  我顺着狭窄的楼梯上了二楼,穿过堆着杂物的走廊,推开了一扇防盗门。刺眼的灯光让我一瞬间睁不开眼睛,我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最近一周,张茜每天都会来这里参加《女仆团》的拍摄。这里有搭建好的客厅卧室卫生间,地上散落着长长的电线、金属架子,打光师拿着一支形如光剑的灯管,很多人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张茜拉我走到“客厅”坐下,她踩着一双10cm的高跟鞋,让人担心她随时可能摔倒。电视背景墙上挂着几张剧组拍摄的电影海报,分别是:《神偷大师》、《嗜血妖姬之末日少女》和《拜见女仆大人》,由于观看太少,豆瓣上还没有这几部片子的评分。

  沙发旁的地上放着两箱零食,张茜指着那两箱零食问剧务:“这些是给我吃的吗?”

  “这些都是你的道具,一会儿都归你。”

  他们拍摄的是一部“大型网络互动视频”。整部剧为玩家视角,演员们扮演女仆,对着镜头进行“无实人表演”。剧本的情节包括晾衣服、喂水果人工呼吸、暖床。每一个镜头都尽量做到大尺度,充满了挑逗的语言诱惑动作,唯一的底线是不会露点。

  张茜的角色定位是“性感的离异少妇”姚梦洁。她问导演:“为什么我不能演萝莉?”

  “演萝莉那个是个D罩杯。”导演回答

  作者图|网剧拍摄地

  我跟着她来到化妆间,隔壁的“卧室”正在拍摄中,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仆正在演一场叫主人起床的戏:小护士在门口边敲门边喊着“起床啦起床啦”,然后推门而入。

  导演不停地喊卡,这样的一个镜头录了七遍。

  “咱们一会儿争取一条过,茜茜可是老戏骨了。”介绍她来剧组的赵姐说。

  在拍摄时,赵姐不停打电话联系新的女演员:“对,我们的要求形象要好,演技,稍微有点演技就行……性感的?性感的可以啊。”

  在这里演女仆的薪酬是每天2000元,这是张茜“逐梦演艺圈”的第5年。 

  

  张茜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四线小城,父母普通的工薪阶层,和多数家长一样,他们对自己孩子期望甚高,从小培养她的艺术特长,最大的心愿就是她能考上名牌大学

  “小时候我妈特别凶。”张茜的童年很不自由妈妈带她报了各种兴趣学习琴棋书画。有文艺特长,加上出落得漂亮,从中学起,她就包揽了学校各种晚会主持人

  被人注视令她感觉很好。她最喜欢的偶像团体是韩国的东方神起,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嫁给成员金在中,并且自己也将成为万众瞩目的偶像。

  中考时,张茜不负期望,考入了当地一所一本率在90%以上的高中。那年东方神起解散了,但她的明星梦并没有随之消散,反而愈加坚定

  在那所名声在外的高中,大多数人循规蹈矩,一切为高考服务表现稍微出格的同学,都会被视为异类。但张茜很享受成为话题的感觉,她相信不只有考入好大学这一条路可以通往美满人生

  高二那年她去拍一组证件照,因此结识了一位摄影师,结果有一天,那个摄影师突然找到我,要让我去北京拍照片,还要给我钱,当时好开心。”

  这是张茜第一次靠“当明星”挣钱,那一次她赚了200块,拍摄的造型是一只蓝色尾巴美人鱼。她把照片上传到了QQ空间,想让更多人看到。

  后来她又去电影《老男孩》做群演,拍摄时,导演觉得她长得好看,把她调到了前景的位置,本来劳务费八十一天,最后拿到了一百五。像这样,她陆陆续续地接到了很多类似工作

  作者图|剧组海报

  高中三年,她在学校的时间加起来只有一年半,除了接拍照的活,还在校外上声乐培训。每次回学校,她书桌上的卷子都会堆成一座小山。

  有次张茜去外省录制一档相亲节目,很久才回学校。节目组给她安排身份名字都是虚构的。在她回来之前,那期节目已经在同学之中传开了,QQ空间上的那组美人鱼照片也被疯狂传阅。照片和节目都成了线索,大家对于这个不经常在学校出现女孩展开诸多猜测,拼凑出了版本不一的流言。

  回校那天,她穿着高跟鞋牛仔裤,在满是宽大校服的操场上走着。很多学生听说她出现了,三五成群地跑到操场上看她,故意从她身边经过,小声地议论。

  但她并不在意,她说自己在学校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能被别人议论,也挺骄傲的。”

  可高考结束后,张茜却报考了北京的一所非艺术类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我记不住那时候怎么想的了。”她似乎不太想谈论这个话题,随口说了一句。

  

  对张茜来说,来北京是一件必须做的事。

  从初二开始,她就在北京的一所艺术培训学校读了两年。即使高考录取的学校并不理想,但她似乎没有考虑过北京之外的地方,“干这行,在北京机会最多。”

  张茜在北四环附近租了一个房子,通过之前积累的熟人联系拍照,有时摄影师会再给她介绍其他的人,慢慢地她积累了很多相似人脉

  从大一开始,张茜每个月能赚一万多块。在同龄人都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时,她已经完成了经济独立,但因为拍片的工作,她耽误了很多课程,至今也没能毕业。当被问到家里人的态度,她说他们都很支持,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了。

  张茜的大部分工作都围绕“模特”的身份展开。有时候是拍产品广告,有时候是为车展、游戏展站台,还有与摄影团队或者“摄影爱好者”合作拍摄的视频、照片, 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大尺度照片。

  关于出演尺度,她用自己在北京电影学院旁听时一位教授讲的话回应:“真正的演员是零尺度的。”

  刘晨是张茜的摄影师之一,“他拍片很好看的,很多明星都会找他拍。”张茜说。他微博的简介上写着“中国纪实摄影协会理事”,微博里有大量的人物照,模特都是一些不出名年轻女孩,照片中充满了廉价的P图痕迹明显的性暗示。

  模特和摄影师是两个端点,而在他们之间,还有整形医院和借贷机构。大部分整形医院都与借贷机构有合作关系。从整形,到拍照,到包装,甚至到后期推广,一分钱不花就能完成整套程序。“怎么的,想当网红了?”刘晨职业性地问了我一句。

  聊到整容的话题,张茜总是回答得有点含糊。起初她说自己只打过玻尿酸和瘦脸针,但又有一次,她说自己装过下巴假体,鼻子也是韩国做的,后来觉得假体不舒服,就又去取出来了。

  绝大部分拍过的照片,连张茜自己都不知道被展示在了什么地方,拿完报酬她就不管了。有些摄影师会发来成片,她觉得好看的,会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上,早些年还会发在QQ空间里。

  在一家情色网站上,我找到了张茜的“性感丝袜套图”。网站上有不计其数和她年龄相仿的女性图片,除了几乎全裸的丝袜照,还有捆绑、泳装等等。

  这时张茜已经化好妆,看起来精神了很多。按照导演的要求,她把头发挽在后面,这样会有种“做家务中少妇的随意感”。

  作者图|“姚梦洁”的剧本

  工作人员拿来了一件紫色的丝质睡衣,张茜则在一旁贴硅胶胸垫。为了达到造型“有沟”的要求,不得不把整个胸都挤到中间,穿上巨大的文胸。文胸来回换了三次,看起来很不舒服

  导演在门外催促,她匆忙换上一双粉色拖鞋,跑到隔壁的“卧室”准备拍摄。

  

  刚到北京的时候,找房子、联系工作这些大小琐事都是张茜一个人完成,她不觉得辛苦,“那时候小,觉得自己做这些好玩。”

  在张茜眼中,她所打拼的这个演艺圈有很多的不公平,但当被问到自己的经历时,她停下来看了我一眼,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没有遇到过,我希望别人觉得我是个正能量的人,因为作为公众人物,你的言行举止真的会影响别人。”她相信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明星,每一句不严谨的话都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公关危机

  2015年,经朋友介绍,张茜签约了一家不知名文化公司,但这家公司并没有帮她离“演艺圈”更近一步。这家公司签了几个和她一样的模特,一年下来,公司没帮她介绍什么项目,还拖欠了不少工资。合同签了8年,但她说自己“基本已经处于单方面解约的状态”。

  在微博上,张茜有13万粉丝,“不是买的,你可以一个个看,都是真人粉。”她强调。

  因为拍了一些尺度大的照片,她的粉丝中不乏一些目的不太单纯的人。微博下的评论也经常出现卖色情片的。“会有那种,你懂的吧,表面上说哎呀我好喜欢你,其实是为了加个微信想约炮。那种我一般就直接拉黑了,绝对不可能约的。”

  张茜觉得粉丝对自己来说很重要。有段时间,她自己用小号建了一个微信粉丝群,人数最后稳定在100左右。开始时还常有一些粉丝在其中互动,后来逐渐都开始潜水,最终因为一些小矛盾不欢而散

  她也会不定期的做直播,在某直播平台上显示的粉丝数量是80万。无论粉丝要求她唱《小幸运》还是喊麦,她都会有求必应。唱歌是她真正擅长的事情,学了多年声乐,她民歌和流行都唱得很好。

  在一次直播中,一个粉丝要求她唱《好汉歌》。张茜穿着低胸上衣,扮出可爱表情,跟随着背景音乐高亢地唱起了“大河向东流啊…”

  在早期的直播中,她屡次强调自己是明星,很红。说以前在欧洲生活,常在米兰开演唱会,也在米兰时装周走秀。但自己一直很低调认识自己的粉丝也很低调。

  这种时候,就会有人在弹幕区打出一行:“不装逼会死?”

  2017年圣诞节,她应邀参加一个商场的周年庆,她在朋友圈招募能到现场的粉丝,最后只成功找来了两个男粉。剩下的五十人,都是她和主办方雇来的群众演员,“粉丝们”举着印有“张茜你最美”字样的条幅,簇拥在一起拍照。

  结束后,张茜朋友圈里发了照片,配文是“谢谢大家陪我演戏。”顺应着人们对于自嘲,率真特质的喜欢。张茜并不在意自己通过哪种方式实现“明星梦”,演戏,拍照,或者直播……作品似乎不是她关心的话题,她只是希望有人喜欢自己,她希望最终红的是她这个人。

  作者图|化妆间

  张茜也有真正的粉丝,一个17岁的广东女孩。她小学年级时第一次在综艺里看到张茜,到现在已经粉了五年。今年张茜生日那天,她发动班上的同学一起给张茜录制了生日视频,视频里小姑娘表情认真地念着:“希望你未来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感谢上天让我认识了你,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但渴望正能量的张茜没能做到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她给我发来的医院诊断上写着:重度抑郁,重度焦虑

  

  我始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身份来定义张茜,模特、网红,还是演员。我问她怎样向人介绍自己,她认真地看着我说:“我会说,我是豌豆公主啊。”

  她希望别人觉得她聪明、漂亮、天赋好,不喜欢被形容为努力,“因为真正的公主是不需要努力的”。

  “虽然大家都说我是公主病,但我还是希望可以生活得梦幻。”张茜说:“梦幻就是你自己不用长大,身边的人会保护好你,永远保持一颗纯洁的心。我其实特别渴望被保护。”

  来北京的第二年的一次朋友聚会上,张茜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男友比他大九岁,就职于北京一家国企,他们已经在一起四年多了。她告诉我:“我这个病,完全谈恋爱得的。”

  在爱情上,张茜没能成为一个公主,被珍视、被保护的愿望并没有在男朋友身上实现。争吵、出轨、猜忌,她常常因为男友的不忠而崩溃,有一阵子,她每天花600块钱定位对方手机位置。每一次吵架,她都会表现得很极端:深夜去喝酒,砸东西,甚至自残。最近的一次,她在朋友圈里晒出了男朋友所有出轨对象的照片。

  “以前觉得自己是骄傲的人吧,觉得要做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完全是他把我逼成这样的。现在有什么我都直接对着他发泄。”

  “可这样就不是豌豆公主了啊?”我问。

  “可能是我命真的不好。”

  她笃定地说,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因为怕被辜负,也不相信有人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有时候张茜觉得,如果再选一次,可能会像其他人一样好好考个大学,找个平常的工作。但现在太迟了,除了这些,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什么。

  聊到为什么不再去艺术院校进修,张茜说:“那些学校真不是想上就能上的。我一个朋友,考北电拿了40多万呢。”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张茜很忙,除了拍摄为期一周的《女仆团》,还接了三次拍照,两次直播,以及微博上的几个产品广告。

  张茜最喜欢看的动画是《灌篮高手》,“真的看了快一百遍了。”她最喜欢里面的三井寿——永不放弃的男人,还买了很多手机壳和球衣周边,也经常在微博发三井寿的图片。

  但在这五年里,张茜觉得自己变了,没过去那么单纯和不切实际。“从小就觉得自己好看,现在信心在下降,至于出名什么的顺其自然,佛系女孩心态。”过年回家时,她会和亲戚们说自己在传媒公司上班,这样大家也不会问东问西。

  她给我推荐了日剧《昼颜》:“我靠,把我抑郁症都哭犯了。太丧了,怎样都不会美满的,感情就是这样。”

  但在跨年夜的凌晨,她突然发了一条很长的微博,其中最后一句是:“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哪一天你突然改变主意,愿意和我结婚。我都会马上跳起来跟你去。”

  作者图|导演正在讲戏

  尾声

  “12点1场1镜6次!”

  “老戏骨”张茜的表现并没有令导演满意,导演认真地在地上爬来爬去,向她示范该怎样缓慢地擦地,在不经意间表现出魅惑的一面,又找来一旁的灯光师躺在床上配合。

  只剩最后的几场,当天的拍摄就结束了。化妆师已经离开,负责服装的工作人员把其他没用的衣服都熨好,等着收最后几件服装。来帮忙的剪辑师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打着哈欠,对我说:“没事儿就先回去吧,再晚就打不到车了。”

  凌晨一点,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小视频里的张茜还没有卸妆,她摆出委屈脸对着镜头说:“收工回酒店啦,刚刚被导演凶了,差点被凶哭了。”

  “我可是豌豆公主啊。”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END-

  作者 崔四爷 赵普通

  投稿及阅读更多故事请登录网站

  http://www.zhenshigushi.net/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