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致15岁!丨第三十三章 人争一口气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彩票开售 > 经典美文 >

致15岁!丨第三十三章 人争一口气

2018-03-09 12:33:21 作者:虎皮妈 阅读:载入中…

致15岁!丨第三十三章 人争一口气

  “ 虎皮妈说:

  这章写得太长了,剩下一半今天写不完了。明天早上会把(下)发出来,下周就可以开始新一章的内容了,谢谢大家。

  “你说啥?”张启明头一昏,脚一软。

  “医生说你的癌细胞转移了,”杨敏一脸沉重重复一遍,从挎包里抽出几张纸递过来。

  “这怎么可能!”张启明大叫起来,双手颤巍巍接过来那几张纸,脑子里一阵晕眩:完结了,这下完结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千算万算,让你再咒自己让你再咒自己。

  几张纸头拿在手里翻,看到眼睛里都是花的,但左看右看,都是些数字,在定睛一看——不是电费账单么?

  “这什么啊?”张启明愣住了,拿着账单问杨敏。

  “你的诊断报告啊,”杨敏申请自若。

  “这是诊断报告?”张启明不可置信地甩着两张账单。

  “不是啊?”杨敏假装诧异,接回来放在手里翻,“那要么你本来就不是得癌症啊?”

  张启明愣了一愣,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被杨敏耍了。火气噌噌地冒上来,但同时,双脚顿时不抖了也不冷了,一股暖气从脚底心慢慢蔓延到全身

  “你这只女人哦!”张启明气急败坏,伸着一根食指在杨敏面前笔划。

  杨敏“扑哧”一声笑出来,旋即一板脸,一甩头:“不要在人家医院大呼小叫毛病看好了么好了,现在去民政局,再不去人家要关门了。”

  打一巴掌,给一个果子,张启明呆在原地,想来想去摇头:这个女人真的是辣手。

  坐上出租车,张启明已经有些泄气了:“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我觉得我装得蛮像的,我还特地到医院里去体验生活来。”

  “这你就不要管了,”杨敏想,我才不会把之前的暗中观察告诉你。现在她占上风,就要彻底把这上风占到底。“话说回来哦,张启明,我在日本刚刚知道你生病,心里还蛮难过的,想你这些年肯定过得不好。”说这句话的时候,杨敏转过脸来直盯张启明。她的眼神真挚

  杨敏年轻时候的五官都是圆的,尤其一对眼睛,虽然不大,但是乌黑滚圆。隔了将近十年的岁月,这滚圆的眼睛被眼线笔勾成了随和的长条,原来的乌黑上多了一层擦不干净的雾蒙蒙,仿佛总带着一点哀愁。看着这对眼睛,张启明忽然心里松动了一下,他忽然想到,这十年,杨敏的日子大概也不是太好过。

  “张启明啊,我知道你想离婚,我也想离,其实你不用装病,我都准备好给你补偿的,”这次杨敏从包里掏出一个透明文件夹来,里面躺着律师起草的崭新硬挺的一份离婚协议书。“十万块钱,不管你生病不生病,我都给你,”杨敏继续说,“我知道的,我亏欠你们父子很多。”

  张启明接过这份文件,果然看到“甲方一次性赠予乙方十万元现金”的字样。张启明心里有些愧疚:难道真的是自己把杨敏想得太坏了?是自己太小心眼了?

  但等等,眼光滑下去,只见另一条——儿子张杨(12岁),抚养权归甲方杨敏,乙方无需支付任何抚养费用直至18岁。

  “你什么意思啊?”张启明的火噌噌窜起来,刚才那一丝一毫的愧疚抛到了九霄云外,“你要跟我抢儿子啊?你想得倒美哦,我好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养那么大,你现在来捡皮夹子啊?做你的大头梦!”说着,不顾杨敏的反对,哐哐敲着出租车司机位置:“停车!靠边停车!我要下车!”

  杨敏一路跟下车,拉住张启明的外套:“你不要意气用事,我是为了儿子着想!”

  “儿子?哈,你现在记起来你有儿子啦?蛮好蛮好,”张启明怒极反笑,招呼着马路上看热闹的人,“阿姨爷叔,来来来,你们都来评评道理,大家来听听看哦!这个女人,儿子3岁,跑到日本去了,在舞厅里跟人家蹦嚓嚓,蹦嚓嚓,面孔香香,腰么搂搂。你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你想到过你有儿子伐?”

  上海滩上最不缺看热闹的人。不一会儿,里三层外三层已经围起来了指指点点的看客。

  “儿子5岁,盲肠炎,痛得在地上滚,嘴里叫妈妈呀妈妈,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儿子9岁,小学年级,人家笑他没妈的野种,他拿凳子把人家头砸了,自己坐在地上哭,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现在知道你有儿子啦?要回来跟我抢儿子啦?有这种道理伐!你问问大家,有这种道理伐!”

  人群哄地一声议论开了,像漫天的飞蛾,满头满脑一下扑向了杨敏。杨敏心里知道,这么多年,总要先让张启明把脾气发完才能听进去自己说话,自己只能忍受,但张启明的话,每句都像把小刀,一刀一刀锯在她心上。她抖着嘴唇辩解:“我回来找过他的,你们不让我见他。”

  “是他不要见你!”张启明叫出来,“我从小就跟他说,当你这种妈死掉了!你不要脸,我们要脸!”

  张启明说完,转身就走。杨敏在他背后喊:“我能给毛头更好的生活!你不要为了自己,耽误了儿子的前途!”

  张启明的脑子一下炸了。他气势汹汹折回,右手拳头碰到杨敏鼻尖,忽然笑了:“钞票是伐?你终于跟我谈钞票了是伐?你有钱,你了不起!我册那我现在也有钱!”掏出皮夹子,本来想撒点老人头摆摆威风,却发现为了装穷皮夹子里只放了四十几块的零头,气得把皮夹子整个往地上一扔。

  “我今天豁出去了我,法官判我输一半我认了,”张启明咕咕哝哝,杨敏听得一头雾水。

  “我跟你讲,杨敏,我现在是老板了,我有钱,毛头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你以为日本了不起死啦?我跟你讲,只要儿子想出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我随便他挑!世界地图钉在墙上面,飞镖扔到哪里我送他去哪里。还日本,日你的大头鬼!”

  人群中有人被他这两句话逗笑了。而杨敏看着张启明上窜下跳的样子,忽然疑惑:他得的要么不是胃癌,是脑癌啊?

  “你不要不相信!”张启明看到杨敏那似笑非笑的脸,火气又上来了,“我证明给你看!”浑身上下拍了一遍,统统都是瘪三装扮,没一样拿得出手的。只能继续空口说:“梦的娇西装,晓得伐?2千块一件,我有两件!车子,我开奔驰!南京西路上的波特曼你知道伐?我跟人家谈生意都在那里!”

  “滑”,人群这次哄笑起来。有个老大爷上来劝他:“好了好了,弟弟啊,别讲了别讲了,有什么事情回家讲。坍台的呀。”

  “坍什么台?我真的有钱的呀!好好好,”他凑到杨敏面前,“我现在不跟你讲,我回家打电话给你弟弟,让他跟你讲我新家的地址。你明天来,你明天晚上来,我让你看看毛头跟着我有没有好日子过!”

  张启明大步流星地走了,杨敏心里还在疑惑,但为了避开众人目光,也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人群散去,最后只剩下一个好事者,捡起了张启明扔在地上的皮夹子。正在翻看,只见张启明又回来了。

  “朋友,这个皮夹子你拿去,我身份证银行卡在里面,你能还给我么?”张启明搓着手,绷着脸说。

  那个人想了想,从里面掏出了一张身份证,三张银行卡。

  “这个,”张启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再给我两块钱坐公交车好伐?不对不对,我算算,要换乘的,大概要四块吧?有空调车的……”

  那个人把皮夹子整个往地上一扔:“帮帮忙哦,一共就40多块钱,还掼什么浪头。”

  对抗杨敏的号角正式拉响。作战指挥部设立在了关爱萍家。

  是夜,张启明拿了三万元巨款给关爱萍:“爱萍啊,你明天班不要上了。拿这点钱,做个头发,到美美百货买两套衣服,哪个牌子响买哪个,鞋子也买,包也买,都买,明天气死杨敏那个女人。”

  关爱萍把钱一推:“我才不去,你们一家三口的事情,我去掺和干嘛?”

  “谁跟她一家三口?我们才是一家三口,”张启明忽然瞥到了旁边的肖涵,“不对,我们是一家四口。我们4对1!”

  肖涵赶紧声明:“别算我,我不会去的,我后天要测验,我要复习功课!”

  张启明拿肖涵没办法,只有一记头挞打在毛头头上:“毛头,我跟你讲,你给我拎拎清!明天不要去上课了,我带你去买点新衣服。买两套耐克了不起了,耐克有什么稀奇,我带你去买花花公子。”

  毛头的脑袋在光速运转,立刻意识到这是敲竹杠的好时机:“爸,买衣服不稀奇的,她又不可能打开衣橱去看有几套。你给我买点撑场面东西。”

  “什么东西撑场面?”

  “多了啊,任天堂新出了游戏机,还有IBM的笔记本电脑,限量版的变形金刚……”毛头板着手指头,把大件一口气报了一遍,“还有限量版的乔丹鞋,那个最最最最撑场面!”

  张启明的心在滴血,很想一巴掌打在毛头脸上。但忽然想到此时毛头是两条阵线共同争夺的对象,就春风化雨地摸了摸他的头,慈父一样点了点头。

  这一晚,毛头终于回家了!

  在蹦到他柔软的席梦思上躺了5分钟后,他立刻起床开了电脑,上了QQ。果然,8点多钱佳玥还在线上。

  “Hi,”篮子给芦苇发了一个表情

  钱佳玥今天是在给语文作业资料,倒是见到了这个久违的网友

  “春节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我已经开学了,”钱佳玥老老实回答,“我马上要下线了,数学作业还没做完。”

  “没什么,我就想告诉你,我明天要见一个人,心里很紧张。”

  “就是你说你暗恋的那个人么?”钱佳玥兴奋起来,她没想到自己开始跟卡门一样八卦了。

  “为什么你很想一件事,想了太久,真的要发生了,会害怕呢?”篮子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

  会么?如果肖涵真的说要跟自己在一起,自己会害怕么?钱佳玥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她很难想象,那会像是做梦一样吧,但自己会害怕么?

  “得到了,就会害怕失去吧?”芦苇打,“红楼梦里说,既然相聚最后总要分离,不如一开始就不聚。”

  良久,篮子问:“这是红楼梦里说的?”

  “嗯,林黛玉说的,”钱佳玥打。她看看时间,已经9点10分了,于是在QQ上跟篮子道了晚安

  所以害怕相聚,是因为更害怕分离么?毛头望着电脑屏幕上那个灰掉的企鹅头像,发了一会儿呆。

  第二天,张启明是严正以待。把那辆二手奔驰擦得闪闪亮,订好了波特曼的包厢,指挥两个钟点工阿姨把几年没挖出来的老坑都擦了五遍,关爱萍来了以后,恨不得把一整瓶香水都倒在了她头上。

  当然,张启明还去公司里,把原来发给工厂和经销商的公司产品手册也拿了一箱到家里来,摆得到处都是,像一个展品会场。

  “你正常点可不可以?”关爱萍看着张启明身上不肯拆掉梦特娇牌子的西装,叹了一口气。

  张启明想明白了。佛争一株香,人争一口气。钞票再多没有面子,有什么用呢?比起藏起一半钱来,自己偷偷摸摸花,不如把大把钞票扔在地上,看着自己恨的人跪着捡起来。人赚钱是为了什么?为了让自己开心啊!

  他想到杨敏呆会的脸色,可能会有的后悔错愕,被儿子拒绝时候的痛苦,想要问自己要钱的屈辱想想就开心得要笑出来。杨敏啊杨敏,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啊!

  图片来自lofter

  回复【致15岁】提取目录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