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售-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典藏:人争一口气

当前的位置:彩票开售 > 彩票恢复 >

典藏:人争一口气

2018-01-30 04:25:15 来源:故事会 阅读:载入中…

典藏:人争一口气

  苏州城里有家木材行,老板姓陈。那年,陈老板家里要造一幢三层楼房,招聘匠人的时候,他指明非香山匠人不聘,而且开出的条件也非常特别:屋起好之后,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杉木要统统铺在一层楼面上,一根也不许剩下。

  外行人可能不懂,但做这种生活的匠人都知道,这么多杉木,别说铺一层楼面,就是铺十层楼面也绰绰有余。陈老板为什么要这么显阔,而且非聘香山匠人不可呢?

  原来当年,香山匠人因建造紫禁城而名扬天下,苏州城里的富贾乡绅起屋造楼都要请他们来做,但陈老板木材行里的木头经常干湿不均,往往不能成为他们的首选用料,木材行名声大受影响,所以陈老板为此一直将香山匠人记恨在心。这次,陈老板是故意要给香山匠人出个难题:你们有本事,就来做我这活;如果做不了,今后就别到处指手画脚

  消息传到香山,香山匠人张六跳起来了。张六说:“树争一张皮,人争一口气,不会铺楼板,我们还算啥香山匠人?”他当即打点行装,带着徒弟们直奔陈老板木材行而来。

  “陈老板,你这活我接了!”张六斩钉截铁地对陈老板说。

  陈老板听张六说话的口气这么硬,有点出乎意料。他特地加重语气,指指那座杉木堆成的小山,对张六说:“你听明白了,这点木头你们得给我统统铺在一层楼面上,一根也不许浪费,一根也不许剩下。”说完,又揶揄地加了一句,“当然了,如果你们还嫌不够的话,可以尽管到我行里来拿,反正这些木头你们平时看不上,铺我自己的屋,我不嫌。”

  张六好像根本不在意陈老板的话中话,快人快语地接口说:“陈老板刚才说的我都记住了,我这个人喜欢把话说在前头,我们若是按陈老板的要求把楼面铺成了,陈老板你得按规矩付我们工钱……”

  “那当然。”陈老板急着打断张六的话说,“可要是铺不成,我也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得赔我全部木头,而且工钱我是分文不会给你们的。”

  看着陈老板说话时的一副猴急样,张六心里觉得好笑:哼,这贪心的家伙!别以为天下就你行,我张六没有金刚钻,今天就不来揽你这瓷器活了。

  张六想了想,对陈老板说:“陈老板,你刚才说的一切都没有问题。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们干活的时候不喜欢旁人打扰,所以在没有铺好楼板之前,任何人不能到工地上来看。”

  “这……”看张六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陈老板心里不禁疑惑起来:莫非他在给我耍什么花招?万一真要让他们做成了,我岂不白白用了这么多木头?他不禁脱口道,“你们……你们真能做?”

  张六朝陈老板点点头:“那当然,既然你陈老板敢出招,我们香山匠人就敢接活。怎么,你不会现在对我说你家的楼不造了?”

  “哪里,哪里!”陈老板脸上的表情不免有点尴尬起来,现在收兵显然是给自己下不来台啊,他只得喃喃道,“就按你说的做,按你说的做。”

  于是第二天,张六就带着徒弟们干了起来。

  楼房造得很快,十天起屋,半月粉刷,剩下的就是铺楼板。陈老板的眼睛每天都盯着他那座木头山,只是因为张六有言在先,他不好走近去看,只能远远地张望。眼见得每天木头山上的木头一根根被扛进楼里,陈老板心里实在是吃不准了,照这个情势下去,会不会损失的是我自己啊?

  果然,到七七四十九天头上,木头山上的最后一根木头被扛进了楼里。然后,张六就来找陈老板了,说:“陈老板,木头不够,还要添。”

  “还要添?”陈老板不知张六搞的啥名堂,但因为大话在先,心里再舍不得,这个时候也只好硬着点头了。

  原以为再添一根两根也就算了,谁知张六带着徒弟们到他木材行里拿了一根又一根,拿了一根又一根,整整拿了十天,拿得陈老板的心一阵阵发抖。

  陈老板实在忍不住了,这天把张六叫去,说:“你们铺这楼板到底要用多少根木头啊?”

  张六瞥一眼陈老板哭丧的脸,说:“陈老板,你嫌我们木头用多了?那好,少用点就是了,明天就完工。”

  果然,第二天中午,张六对陈老板说:“楼面铺好了,陈老板,你付我们工钱吧!”

  陈老板急匆匆跑去一看,不得了,一层楼面全部是用一块块杉木节子铺成的,难怪用掉这么多木头,一根杉木能有几个节子啊?陈老板心痛得差点昏过去。唉,事到如今,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当初怎么想得出这种馊点子来的啊!

  陈老板悻悻地将眼光落在铺好的地板上,他心里不得不承认,香山匠人确实身手不凡。因为张六和他的徒弟们用杉木节子把整个楼面拼成了一幅完整的花鸟图案,百花争开,百鸟竞飞,每一朵花儿、每一只鸟儿都是那么神态逼真,栩栩如生

  此刻,陈老板心里真是又惊又喜又心痛,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被张六耍了。

  就在这时,他一眼望过去,突然异地发现地板图案正中央,杉木节子拼出了一个醒目的“福”字和一个“禄”字,而旁边却是一块非常显眼的白木板。少了一个什么字?“寿”字呀!寿没有了。

  陈老板心里一紧:会不会是因为昨天催张六的缘故,他因为时间来不及就胡乱拼一块白杉木板上去?想到这一层,陈老板心里不免懊恼,他无心再细看下去,回头就想叫张六无论如何替他补一块上去。

  没想走到楼门口,陈老板突然又发现张六在这里用杉木节子替他拼了“吉祥如”三个字,旁边竟也是一块白杉木板,这不分明是少了一个“意”字嘛!

  福禄没有寿,吉祥又少意,香山匠人这不是存心要他好看啊?陈老板气疯了……

  文/黄全舜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典藏:人争一口气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